这是【小人物·大职场】的第73期人物:一个干啥赔啥的90年代的本科毕业生,抑郁不得志的情况下考取了监理工程师,终于在46岁那年走上人生正轨

年龄:54 职业:监理工程师

坐标:太原 收入:月入2万+

90年代的本科生,被分到了工厂,因身体原因无奈辞职

70年代,我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

当时,父亲在单位工作,母亲是幼儿教师。从小,父亲就非常关注我和兄弟姐妹的学习和成长。父亲在家里腾出来一个单间,专门用来存放我和兄弟姐妹的学习资料、从小到大的档案、奖状,甚至是他觉得有纪念价值的铅笔盒、小书包。

90年代,我大学本科毕业,学的专业是建筑类相关专业,那时候大学生国家还包分配,就这样我和一批同学被分配到了工厂。

工厂的工作艰苦真是啊,二十出头的学生们没见过这个阵势,但是刚参加工作的劲头是相当足的。

工厂的工作,不说三班倒,晚上经常值班,就说高温车间里,一些需要高温作业的机器和设备,温度最高的时候能到1000摄氏度,人进去后只能赶紧干完活,立刻出来,多一秒钟都不能呆着,说实话,是真不是人呆着的地方。

粉尘车间,进去五分钟,眼镜片的粉尘就能积厚厚一层,看不清东西,很多工人和学生都因为粉尘得了呼吸道疾病。大部分在粉尘车间工作的人,寿命都比较短,大部分工人没有什么文化,也找不到出路,只能通过不断地体力劳动来赚钱,不知道对身体的损害,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有一次,父亲从家里来看我,工人师傅偷偷把我拉到一边说:”千万别让你爸来车间,让他在宿舍等你,你下班过去。”我当时都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才知道,之前有个学生的家人来看他,进了车间,看到这种环境,家里人几天几夜合不上眼,心里难过啊。

我在工厂工作了两年,从跟着工人师傅的小学徒,干到了车间的副主任,从理论上帮助工人们解决技术上的问题,工人师傅们也教我怎么把学校里那一套用到机器上。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明显感到体力不如从前,我开始顾虑,犹豫要不要就这样在工厂继续干下去。

90年代中期,社会上流行起来”下海热”,我的好多同学都从国家分配的企业和工厂辞职了,去倒腾些小生意。当时我也赶了个时髦,没多考虑,辞了工厂的工作,觉得自己也能在这股”热”里找到新的机会。

无业游民,做生意不得法,开了10年面包店,赔了10年

我辞了工厂的工作以后,成了无业游民,以为能大展拳脚,却没成想被现实一个接一个地打巴掌,啪啪响。

我开过小超市,倒腾过烟酒,但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商店的地方选得不好、自己进货、上货、卖货时间总是颠倒不对等等,总之都没继续做下去。

那时候,我有个同学,也是趁着”下海热”做起了流行品牌的服装生意,生意越做越大,在我们城市开了不少分店,还把业务扩展到了周边城市。

我想着,人嘛,就是围绕着吃穿住用,他卖穿的赚钱了,我就卖点吃的,民以食为天嘛,那就做食品业。我关注到蛋糕面包这类甜食特别受年轻人喜欢,就拜了师傅开始学做糕点,自己开了一家面包店。刚开始生意特别有起色,每天早上天不亮我就去揉面包、烤面包、发蛋糕胚子,把货架摆满,天黑之前几乎面包都能卖光。

不过,也就几个月,生意很快就不火了。

我不知道怎么办,还是继续每天起早贪黑做面包,卖面包。

西点这些类型的食品,更新换代特别快,样式翻新了,用的食品材料也变了,奶油不用了,开始流行翻糖蛋糕了,我当时琢磨不明白这些,脑子一根筋,不会变通,只知道蒙头干,结果生意越来越差,最后把价格压到很低也卖,忙活完挣不到钱,加上时间和精力,算下来还赔了不少。

那几年和家里的矛盾也大,我挣得不够花,还往里搭着时间。

我身上穿的是早市上几块钱的白色二箍筋背心,脚上穿的是几块的黑色的白边布鞋,自己都没钱花,更别说给老婆和孩子钱了。

孩子在上学,正是需要钱的时候,老婆想买房,换个好点的房子住,我是一点都拿不出钱,家里几乎天天吵架。好几年都这样,当时就一个感觉,麻木了,然后跟自己说,随遇而安,我不在乎钱不钱的。骨子里又清高又不想吃苦,表面上装作不关心,心里比谁都着急,越着急越发现自己真的跟不上时代了。

面包店干了快十年了,我当时眼看四十岁了。

听几个年轻人说,智能手机软件上能投简历,现在找工作特别方便,我试着投了投简历,当然是没几个公司通过我的简历,来来回回总共去了两三个公司面试,但是最后也没有地方要我,年纪没优势了,工作经验也不多,没什么前景,自己都快要放弃了。

做服装生意的朋友现在生意更大了,我拉下面子,问他那里有没有工作机会。

老朋友是很给面子,给我开了不低工资,但是只安排了一个库管的活儿,帮忙管理仓库里衣服的进库和出库。我蹬着小三轮车帮忙给附近的商店运送衣服,一边蹬就一边想,这样干下去,也不是回事啊。

46岁成为中年考生、考证、入行成为监理工程师

从朋友那里辞掉了库管的活儿,我回到家里。这时候,已经46岁了,在别人眼里一无所成,穷困潦倒,甚至不求上进。

该做点什么呢?我这辈子注定没有事业了吗?一定赚不到钱了吗?我的人生价值从哪里体现?满脑子的疑惑不解,该是四十不惑的时候,我最迷惑。

在家没事可做,做做饭,打扫打扫卫生,无聊的时候,我重新拿起了书本,看看自己曾经上学时候的专业知识,忽然又有了兴趣,迸发了新的想法——我为什么不重新试着回到自己应该做的行业呢?

这个时候真的庆幸自己考上了本科,学了建筑类专业。

根据自己的学历和专业,在网上查阅资料,我是可以报考的,只要考取了资格证,现在就可以重新入行。现在的行业早就和三十年前不一样的了,没有国家分配,也不一定只能进工厂,可以去企业应聘一个有技术性要求的职位。对掌握信息的聪明人来说,这不是新消息了,但对我来说,足够让人激动。

虽然说,现在都21年了,但我像回到了90年代,回到年轻的学生时代,重新拿起课本学习专业。我买了很多资料,又让孩子帮我在网上买了很多教学视频。现在的学习很方便,到处都是专业的老师讲课,只要愿意学,没有学不懂的东西。

不过,身体是真的不如当学生的时候了,眼花,没学多久就腰酸背痛,但是坚持下来,学习知识是最让我享受的。坚持学习,不断巩固,我用两年的时间考到了监理工程师的省级资格证,应聘到一家不错的公司,又一边工作一边继续学习,考到了国家级资格证。现在行业里有国家级资格证的人不算多,我成为了公司里的理论骨干。

月入2万+,终于挺起了中年男人的腰板,找到了人生的价值

成为理论骨干对我来说是好事,一方面是终于能挣到钱了,另一方面是终于我也能抬起来头了。人生不怕晚啊,入对行这件事来得太晚了,但是这一天终于来了。

我不满足于成为公司的理论骨干,开始接触更多实践项目。这些对我来说都手到擒来,在项目基地里,有时候黄沙漫天,有时候材料繁多,很多时候我都恍惚间回到了在工厂工作的日子。对比一下想想,现在的生活好太多了,政策对工人的保护好,工作环境也改善了,稍微苦点累点都算不上什么,拍拍灰尘,洗个澡,又能回到精神饱满的状态。

转眼,重返行业又快七八年了,现在我已经是项目里不可或缺的人了,工资一个月也有2万多。我做事认真,一丝不苟,指导新人有耐心,科班出身,经验丰富,同事们敬重我,老总也很看好我。

作为一个中年男人,终于为自己赢回了尊严。

但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人,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

我还在不断学习,更新自己的理论知识,同时在项目里充分进行实践,最近我也开始写有关的论文,写写自己对于行业的认识和实践的经验。

别怕晚,别着急,快30岁辞职可怕吗?快40岁无业游民可怕吗?46岁去做苦力可怕吗?

不可怕,因为有那么一天,54岁的时候,我是一名优秀的工程师。

挺好的,现在一切都挺好的,我非常知足,之前的一切试错,都因为现在的状态而变得非常有意义,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样做,还是会这样选。

因为从来没真的放弃过,一直都在努力着,所以哪怕一时半会儿行没入对,也总能找到对的那一行。现在就想着,继续努力吧,好好干,把之前亏欠老婆孩子的,都补回来,我没放弃自己的时候,家人也没放弃我,我不怕,他们也不怕。

一直以来,就有个想法,讲述身边普通人的职场、创业故事,他们可能没有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没有腰缠万贯,甚至还在努力为生活,为房子打拼,但是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他们的故事也是独一无二的,他们的故事里一定有悲伤,有温度,有力量,有触动你的某些东西,小人物,也有大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