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11月2日,司法部颁发,司发〔〕1号《关于进一步深化改革 强化监管 提高司法鉴定质量和公信力的意见》。

该《意见》指出,强化监管,提高司法鉴定质量和公信力,加强质量建设和队伍建设,严格监督管理,推动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金钱、人情、虚假”鉴定和“多头、重复”鉴定等突出问题;完善淘汰退出机制,依法清理整顿达不到法定设立条件的鉴定机构。制定具体办法,细化撤销登记情形,做到机构有进有出、优胜劣汰,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针对突出问题,聚焦投诉数量多、群众反映强烈的热点难点,分类施策,对症下药,认真组织开展专题学习、警示教育、专项检查,有针对性地开展专项整顿工作,整治顽瘴痼疾,推进正风肃纪。

辽宁大连大建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却在司法鉴定过程中,同一案件的司法鉴定却出现三个不同版本,由于差别巨大引起广泛质疑。

辽宁唯一海绵城市试点项目落户大连庄河

作为辽宁省第一个海绵城市试点项目,16年5月,大连庄河市成功入围国家第二批海绵城市建设试点,成为辽宁省唯一的试点城市。试点区选址于庄河市城区南部,面积218平方公里,包括5个分区,共梳理形成建设项目143个。

庄河海绵城市项目以水环境综合整治为目标,采取流域打包原则,统筹解决海绵城市建设、洪涝潮、黑臭水体整治、污水处理提升与资源回用等多方面水环境问题。其中海绵型道路、公园绿地、三大河流城区段水环境整治等46个项目,总投入达182亿元,建设期2年,运行维护期15年,采用PPP运营模式,即与中选社会资本组成项目公司,项目公司中,占股30%,社会资本占股70%。

19年12月16日,由国家财政部、住房城乡建设部、水利部组织的国家海绵城市建设试点绩效评价专家组来到大连庄河市,开展海绵城市建设试点绩效评价现场核实工作。

16年,庄河市成立庄河市海绵项目工程办公室,同年庄河市牵头成立大连中建海绵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庄河海绵城市建设项目,通过引进民营资本形式正式进入到工程建设阶段。

工程项目顺利展开 分包施工矛盾初显

17年,庄河海绵城市项目经由庄河市发改委批准,庄河市城乡规划局通过公开招标方式确定以中建股份牵头,中建八局、中建水务联合投资,共同建设庄河海绵城市项目。中建八局负责工程的全部工程施工。

根据工程建设需要,中建八局将工程中的部分标段,通过《庄河市海绵城市建设PPP项目施工合同(标前协议)》(以下简称:“标前协议”)分包给慧昌生态环境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慧昌公司”)。《标前协议》24条款内容为: 项目中标后,甲方与业主签订工程合同,甲方保证乙方获得甲方签约施工合同额100%的工程,甲方并保证乙方从此项目的首期工程开始按比例将合作模式中乙方主要负责建设的内容分配给乙方进行施工并签订专项承包合同。段少腾作为实际施工人,于18年开始进行施工。

段少腾毕业于长沙理工大学土木工程专业,国家一级建造师、国家一级造价师、高级工程师。作为具有二十余年丰富施工经验的段少腾来说,具备专业的建筑施工知识,曾参与国内外多项工程的建设。

中建八局、慧昌公司、段少腾于18年5月26日、6月22日、8月9分别就存在的问题召开工作协调会商讨解决方案并形成“会议纪要”。三方达成一致,于18年8月9日共同签署协议,段少腾退场。

事后,段少腾已履行全部协议内容,中建八局部分未履行协议内容,也未进行结算,段少腾诉至大连中院。

国家建设部门严格规定 鉴定机构必须遵章守规

由于原告方段少腾与慧昌公司就已施工部分的进度与实际施工量和结算等事宜各执一词互不认同,段少腾申请大连中院对建筑合同纠纷案中的工程量进行鉴定。大连中院根据段少腾的申请,出具(19)大法技字第569号《司法鉴定委托书》,委托大连建工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建咨询公司”)对如下事项进行司法鉴定并提交书面鉴定报告:

1、 对段少腾实际施工的已完工程量及已完工程量的造价进行鉴定;

2、 对段少腾停工工期及因停工产生的机械、人工损失进行鉴定;

3、 对施工现场剩余材料进行鉴定;

4、 对停工期间段少腾为保护现场所投入的费用进行鉴定。

相关规定,建筑工程造价咨询机构需取得国家建设主管部门的资质方可开展鉴定业务,且必须严格遵循独立、科学、公正的原则,为部门和投资者对经济建设和工程项目的投资决策与实施提供咨询服务,以提高宏观和微观的经济效益。

根据我国目前的管理模式,工程咨询单位的一些工程咨询业务的资格认定由多个部门管理,开展相关的咨询鉴定工作应遵守《工程建设监理单位资质管理试行办法》、《工程监理企业资质管理规定》、《建设工程勘查和设计单位资质管理规定》、《建设工程勘察设计企业资质管理规 定》、《工程造价咨询单位管理办法》、《工程建设项目招标代理机构资格认定办法》、《技术改造项目设备招标代理机构资格审定暂行办法》、《资产评估机构管理暂行办法》,这些资格和规定对工程咨询单位的业务延伸是十分重要的。

司法鉴定生出“三黄蛋” 裁决依据面临“多选题”

段少腾满心欢喜交付给大建咨询公司80万元的鉴定费,期待着专业鉴定机构能够给出一个“公平、公正”的鉴定结果。然而,19年11月25日,段少腾拿到大建咨询公司标注,大建工建字【19】第5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两册(以下简称:“《意见书》”)的鉴定结果并将《意见书》提交至大连中院。

段少腾在仔细研读《意见书》之后一头雾水。他说:“在近6个月的实际施工量化计算和施工进度中,已经真实产生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支出,实际工程量和资金投入量远大于《意见书》的鉴定总金额;另段少腾根据中建八局相关报表显示,段少腾实际施工工程产值188亿元,大建工咨询公司出具的《意见书》鉴定工程造价为6995190783元,二者之间差距巨大,不能完全作为认定段少腾已施工工程款项结算和大连中院认定《合同》纠纷案值裁决的唯一依据”。

就在段少鹏对大建工建字【19】第5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存有质疑时,慧昌公司及中建八局同时对由大建咨询公司所核算的《意见书》也同样提出了质疑。于是,慧昌公司又向大连中院提出鉴定的要求。大连中院依照慧昌公司申请,向大建咨询公司出具()大法技字第127号《司法鉴定委托书》,委托大建咨询公司对段少腾建筑施工合同纠纷案再次进行鉴定。

年4月日,大建咨询公司向大连中院出具大建工鉴字【】第1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两册,鉴定工程造价由原大建工建字【19】第5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6995190783元,改鉴为308259元。

段少腾、慧昌公司、中建八局对由大建咨询公司的两份不同版本《司法鉴定意见书》争议巨大,争议三方互不认同。就在三方据理力争不分高下之际,更为滑稽的一幕又再出现;大建咨询公司于年5月13日,向大连中院出具编号:大建工鉴字﹝﹞第11号《司法鉴定书(补充鉴定意见)》;《意见书》内容为: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我司年4月日出具了大建工鉴字【】第11号鉴定意见书(以下简称原鉴定意见书),本案原、被告在收到原鉴定意见书后向我司提出异议,我司根据原、被告提出的异议,对原鉴定书中相关项目作出调整,其中:市政道路工程有、无争议调整1项,鉴证有、无争议调整1项,已完工程鉴定金额调整11项,鉴证鉴定金额调整项,共计33项。经调整后,共计调减111615218元,调整后的工程总造价由308259元调整为3089210701元。

鉴定依据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三份《司法鉴定意见书》令段少腾哭笑不得。根据建筑施工企业相关管理规定,目前对于建筑施工工程核定通常采用定额计价法作为核算标准。定额计价法是使用了几十年的一种计价模式,其基本特征就是价格=定额+费用+文件规定,并作为法定性的依据强制执行,不论是工程招标编制标底还是投标报价均以此为唯一依据。

承发包双方共用一本定额和费用标准确定标底价和投标报价,一旦定额价与市场价脱节就影响计价的准确性。定额计价是建立在以定价为主导的计划经济管理基础上的价格管理模式,它所体现的是对工程价格的直接管理和调控。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虽然曾提出过“控制量、指导价,竞争费”、“量价分离”、“以市场竞争形成价格”等多种改革方案。

但由于没有对定额管理方式及计价模式进行根本的改变,以至于未能真正体现量价分离,以市场竞争形成价格。也曾提出过推行工程量清单报价,但实际上由于目前还未形成成熟的市场环境,一步实现完全开放的市场还有困难,有时明显的是以量补价量价扭曲,所以仍然是以定额计价的形式出现,摆脱不了定额计价模式,不能真正体现企业根据市场行情和自身条件自主报价”。

编制建设工程造价最基本的过程有两个:工程计算和工程计价。工程量在一个地区的计算均按照统一的项目划分和计算规则计算,工程量确定后,就可以按照一定的方法确定出工程的成本及盈利,最终可以确定出工程预算造价(或投标报价)定额计价方法的特点就是量与价的结合,经过不同层次的计算形成量与价的最优结合过程。

大建咨询公司分别于19年11月25日、年4月日、5月13日,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所依据的技术文件《建设工程司法鉴定程序规范》SFZ JD0500001—14已于18年11月8日被司法部颁布的司办通【18】139号文件所废止。大建咨询公司在司法部已废止上述司法鉴定技术规范的情况下,仍依据被废止的技术文件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然不具有合法性,不应被采信。

段少腾认为:大建咨询公司如此不专业的做法令自己无语,但三份《司法鉴定意见书》所带来的后果已是不言而喻;首先,大建咨询公司的做法违背了建筑主管部门要求独立、科学、公正的原则;其次,大建公司的行为增加了国家司法成本;再次,大建公司出具的三份《司法鉴定意见书》给法院裁决依据设置了障碍,影响了司法公正。